破书苦芥

[主黑三角,应该是个糖(?)一个莫名想出来的关于为什么会成为朋友的脑洞(?)文笔渣
-非国设
-应该存在ooc]
王耀盯着手中冒着热气的茶,开口问了一句:“伊万,你为什么会想要和我成为朋友呢?”
“那是因为,耀你对我来说是温暖的阳光啊。”伊万说完,喝光了手中拿着的伏特加。
“诶,那么阿尔弗呢?他可是被人说像太阳一样温暖的人,我怎么总见你们争斗呢?”
“阿尔弗....正如别人说的,就像太阳一样,但是很炙热,不能靠太近,他的霸道会将你烫伤.....而耀你是阳光,比起太阳来说更加柔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不用去花时间想会不会有一天突然伤了自己,好好享受与你在一起度过的时光就够了。”伊万将酒瓶对着阳光,看着被照得透亮的瓶子出了神。
王耀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希望如此吧....”阳光和太阳比起来,只是一个看起来比较弱小而另一个看起来比较强大而已吧,本质不都是差不多的吗....
“嗯?耀你在说什么?”伊万回过神来,将酒瓶丢进垃圾桶,歪头问到。
王耀摇摇头,眼睛看到别处,“没什么。走吧,休息够了。”
“好。”伊万起身,余光瞧见拐角处那迎风飘动的一抹金色,没有说话。你到底听了多少呢,阿尔弗雷德?
脚步声渐渐远去,消失。阿尔弗雷德这才从拐角处走出来,站在伊万之前站立的地方,喃喃道:“太阳很炙热,也很霸道,想要照耀全世界,但总有些地方拒绝他的照射,躲着他......”而伊万,你和耀好像都在躲着我呢,与我成为朋友不好吗?

嘛,给恶友 @墨色竹语 确认过的黑塔画常异色伊双子人设
画渣请见谅,因为是画在纸上的有些模糊,别在意(不你)

[APH]2.14情人节会发生什么.1

美食组
“耀,你这是要给哥哥准备情人节的礼物吗?”弗朗西斯看着王耀在厨房进进出出,将手上的马卡龙和玫瑰往身后藏了藏。
“怎么可能,这是晚餐阿鲁!”王耀从厨房探出头,嚷了一句。
厨房里是一份用心形盘子装好的玫瑰花形状的草莓味巧克力和一份用红色盘子装好的鸢尾花形状的蓝莓巧克力。一旁是已经煎好的牛排和红酒。
“那哥哥我在餐桌上等你哦。”果然是忘记了是吗,哥哥自己记得就好了,这样也算是可以很好的达到惊喜的程度呢。
王耀从厨房里端出准备好的晚餐,当他把红酒和巧克力一起端出厨房的那一刻,灯全部熄灭了。
“这是停电了吗,弗朗。”
一点烛光燃起,指明了餐桌的方向。王耀
向光源走去,弗朗西斯正拿着一盘被摆成爱心形状的粉色马卡龙,嘴上叼着一支去了刺的玫瑰。
“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弗朗?”王耀放下餐盘,笑着看着弗朗西斯。
“窝想香呢标摆。”[我想向你表白]
王耀拿下玫瑰花,低头吸了一口,“是你的味道呢!”一只手拿起一颗巧克力,塞到弗朗西斯的嘴边,一只手拉住弗朗西斯脖子上挂着的领带,“弗朗,吃了这个,你就是我的人了阿鲁。”
弗朗西斯难得的脸红了一下,自觉地吃掉了巧克力,并且在王耀将手抽走的那一刻用舌头舔了舔王耀的指尖。
“现在,哥哥我是你的了。”永远都不会变。

菊诞

[迟诞了emmmm,2.11,菊fafa生日快乐。渣文笔轻喷]
好怀念曾经有nini......不,耀君的日子,那时候,生日当天总有长寿面吃,会被人温柔地摸头,拥抱,给予无限的关怀,即使是提一些无理取闹的要求,也会被...被同意的吧。
自从那天以后,这种待遇就永久的消失了,我,又能够以什么理由去强求。
“本田,今天是你的生日,那就勉为其难的实现你的生日愿望吧,你有什么想要的呢?”亚瑟拍了拍正在走神的本田菊。
“啊,亚瑟君,在下刚刚回忆起过去了,有点走神,抱歉。”本田菊回过神,低下头盯着脚下的路。
“既然这样,那就让你回归小时候好了。”亚瑟拿出魔法小棒棒,将本田菊变回了小时候的样子。[子菊get]
“等等,亚瑟君”本田菊来不及阻拦,就被亚瑟扛起来往王耀那里走。“你小时候的事情我大概知道,现在趁这个机会去好好的争取不就好了。”
就算是变回了曾经的样子,又能怎么样呢。
“王耀!”亚瑟喊住正在往自己家走的王耀,“那个,这个孩子就交给你了,明天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亚瑟将本田菊往王耀那里一推,就立马走了。
“什么啊,这孩子是......小,不,本田。你这是被亚瑟变成这样的吧,那个死鸦片,居然什么都没说明就走了。”王耀将本田菊抱起,这样,好像初次见面的时候。
“耀君,就今天这一天,在下,可以叫你nini吗?”反正依旧是不被允许吧。
“如果这是你的生日愿望,未免也太过分了,你知道的,我的那个弟弟,已经死了。”王耀一口否决。
“果然啊,那么,你可以给在下下碗长寿面吗,作为生日愿望。”
“就这一次吧!”王耀没有拒绝,在那碗长寿面里,混有一滴眼泪。即使回到了小时候的样子,也没有足够的信任去接受了。
本田菊默不作声的吃完了面,“抱歉,因为亚瑟君的擅作主张,给您添麻烦了。”
“你还是赶紧去休息吧,明天一切都会回到正常的。”王耀将碗筷收走,从自己的卧室里拿来一套衣服,“浴室在那里。”
“麻烦了。”
洗完澡,本田菊换好了衣服,“在下该说什么呢,耀君,你我都无法忘记曾经,不是吗。”
那件衣服,是曾经王耀亲手做的,做给曾经的自己。
本田菊躺在床上,闻着衣服上淡淡的茶香,一边哭,一边默默地笑着,这是最好的礼物吧,他还保留着曾经的一切。

味音痴未完短篇[子米时期]

“英吉利啾,英吉利啾,英吉利啾。”一声一声软糯的童音在耳边响起。这谁啊,怎么这么烦?亚瑟挠挠头,睁开眼睛。 “所以说别。。。阿尔?怎么了吗。”亚瑟支起身子,将阿尔抱到自己腿上。 “英吉利啾,我饿死了,哥哥你可以给我做东西吃吗?”阿尔抱住亚瑟的脖子,开始撒娇。希望可以吃到的东西别再是那个黒黑的点心。 “好啊,作为哥哥我给你做,真的只是这样啊。”亚瑟起身,进了厨房。 10分钟后。。。。 “阿尔,吃饭了。” 阿尔蹭蹭蹭跑到餐桌旁,“英吉利啾,为什么又是司康啊,你可以做别的东西给我吃吗?” “当然可以,作为交换你”话未说完,脸接触到一丝柔软,一个吻,伴着一点点水渍,印到了脸上。“英吉利啾,这个吻,和你交换可不可以?” “阿尔啊,女王在上,你简直就是我的小天使。” tbc. 这个很短请轻拍,文渣第一次发在老福特上。 如果有ooc,请立马提出来,好马上修改,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