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书苦芥

清水小甜文是真爱!

一个假的耀诞贺文

·如题,是个假耀诞
·金钱组无差,红色友情向
·ooc会有
·架空设定

今天,全国的人民都在欢呼,为那个该死的杀人犯马上要受到的死刑而欢呼,人民都在喊着,他们的国王是多么英明神武,抓住了那个刺杀了多位功臣的刺客,并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将他送上断头台,那个该死的刺客终于到了偿命的时候了!
人民都在广场等着国王的到来,等着他下令,刽子手已经不知将那锋利的刀刃磨得多锋利了,押送刺客的士兵在内心里早已将要对刺客吐出的嘲讽话准备好了。英明神武的国王啊,你什么时候来将这该死的罪犯送进地狱呢?
只有那个刺客,跪在邢器前狂笑,“他果然还是不想让我去死,现在到了时候,又后悔了,让他去疯狂地纠结于这个决定,然后在纠结中看着我死去吧”他看着敌视他的人民,向他们做了个鬼脸,“对不起了,我还能再多活几年!要怪,就怪你们所谓的伟大的国王吧哈哈哈哈!”

在一个小茶馆里,店主烧了壶茶水,待水蒸气从盖子上的小孔散出时,隔着那层水雾对坐在面前的客人说:“先生,您有什么想要忘记的事?又有什么想要记起的事?”
客人坐在那里,只是低着头,手不停地摩擦着拿在手中的茶杯。沉默了一会儿,他终是开口了,“我.....没有....”
“您可别以为这样能骗到我”,店主将那快要被磨掉漆的茶杯从客人手中解救出来,有些心疼地用丝帕擦了擦,将杯中住满茶水后再次放到客人面前,“如果您没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事,那就不可能到我这家店来了。谁会看见那个莫名奇妙的店名还进来的呢?”
王耀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开口,“您知道的,今天,国王将会当众处死一个犯人。”
店主点了点头,“您别告诉我您不认识他。”
客人笑了笑,“全国都知道他是谁,只不过......他是我告发的。”
“哦?难不成是您亲自把他捉拿的?”
“可能吧......”王耀
低头沉思了一会,又补充道,“那天,就是他被捕的那天,我记得我昏迷过,醒来时国王坐在我床边,他抱住我的手不停地感激我,说这一切都是我的功劳。我记得犯人他当时也在场,是跪在地上的。我.....我觉得很奇怪,他看了我一眼,那清澈的蓝眼睛就那样直勾勾地审视着我,我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啊,我做了件好事,但看着他的眼睛,我觉得,我内心难受,我有愧于他。”
“出现了,模糊不清的记忆。”店主抿了口茶,继续问道,“您以前见过他吗?一次都没有?”
“是的,一次都没有。”
“这就困难了”,店主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如果您相信我,相信这家店,您现在就听我说的做。”
“好的。”
“现在,脑子里请只想着那个犯人的样子,然后喝下这杯茶。”
王耀犹豫了一会儿,闭着眼睛想了想,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他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关于他,关于那个犯人的记忆。

他和国王,也就是伊万是从小玩到大的,当伊万登上王位时,他说,“王耀,继续跟着我吧,成为我的暗卫好不好。”他答应了,进了伊万自己的队伍里,认识了阿尔弗雷德,并和他成为搭档,一同为伊万做事。
“嘿王耀,你和国王一起长大的,不就是任务没完成吗,他怎么会罚你那么重?”那是他第一次出任务,在他了解了任务目标之后,他认为刺杀一位忠臣是不能理解的,他抗拒了这项任务,不愿去完成。作为他的搭档阿尔弗雷德帮他完成了任务,但王耀任务失败这件事还是被伊万知道了。
“你知道的,就算我和他一起长大,任务失败就是任务失败,该有的惩罚还是会有的。”王耀躺在床上,任阿尔弗雷德给他上药。“为什么忠臣要被杀掉呢,忠臣明明对国家做出了那么多的贡献......我想不通。”
“我还以为你很懂伊万呢。那位忠臣得罪了他,说他不应该继承王位,提出换人。他才刚刚继位,就有人这样说他,自然是心里不舒服的,那位忠臣只忠于前任国王,又不忠于他,只能被杀掉了啊。”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拿涂满药物的棉花在王耀早已伤痕累累的背部用力按了按。
“嘶,好痛!麻烦轻一点啊。”“这点痛就是一个教训,以后可别再不完成任务了,拖我后腿我可饶不了你。”
自那以后,两人配合地很好,即使王耀有多大的矛盾心理,都会因为阿尔弗雷德大大咧咧的一笑而默默藏起来,两人就这样互相有了几分不同寻常的感情。
再小的矛盾心理积累多了也会爆发出来。在某次任务完成之后,王耀去找了伊万,“国王大人,我不想再继续在你手下干下去了。”
伊万从众多的文件里抬起头来,看着气势汹汹的冲到自己面前的发小,“哦?为什么?”
“我不想....再去帮你刺杀那些忠臣了。”
“是吗。那好吧,我同意了。不过....”伊万淡然地从桌上的茶壶里倒出一杯茶递给王耀 ,一副早已预料到的样子。“把这杯茶喝了吧,你为我办了那么多事,这杯茶就算是饯别礼吧。”
王耀没有犹豫,拿起茶杯一口饮尽。“那...我先走了.....”脑袋晕沉沉的,他没管那么多,撑着径直向大门走去。
“啊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走不了。”伊万含笑看着王耀在他面前倒下,上前将他扶起来,“备车,去‘失忆记沉’。”
店主迎接了这位贵客,并按伊万的要求撤去了王耀与阿尔弗雷德有关的一切记忆。
接下来,就是他醒来后所发生的一切。

“您记起来了吗,先生。”
“....是的。我想,我该去修改我错误的决定了。”
“恭喜啊。”
“谢谢,请问该付的费用是?”
“有缘人自能找到此店,作为找到此店的奖励,我会为他们修改记忆。”
客人急匆匆地走了,店主继续热着茶水,等着下一位来客。

王耀赶到时,伊万还没有下令行,他看王耀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惊讶。“你去了那家店了吧。”
“....嗯。”
“那么,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权利.....”
“我选择让他活着。”王耀打断了伊万的话。这样就可以救他了吧。
“噗,王耀你太天真了。”伊万忍不住笑起来,“现在,你有一个选择的权利,你们俩人必须有一个人今天当众处死,你,还是他?”
王耀怔住了,他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他现在很想和阿尔弗雷德商量商量,可阿尔弗雷德现在在刑场上,他只能靠自己作出选择了,但是他害怕自己在做出选择后后悔。
“决定好了吗?”伊万坐在椅子上看着刑场上的罪犯,手上把玩着那道早已写好的指令。
“国王大人,我.....我还是决定不了。”王耀在一旁支支吾吾。
“既然你决定不了,那很简单,我来帮你决定”,伊万将早已玩腻了的指令交给仆人,“行刑吧!”
“不,你不可以就这样轻易决定”“他知道那么多,确实是该处死的,不是吗。”伊万看着刽子手兴奋地提起斧子向那细的可怜的绳子砍去。“你可是我的发小,我自是要保你活命的。”
王耀急了,他顾不上尊卑,抓住伊万的衣领吼道,“不行,伊万你快让刽子手停下来,快让他停下来!”
可是迟了,刽子手干净利落地将绳子斩断,巨斧落下,王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的头颅被巨斧从脖颈处斩断。
人民的欢呼声更大了,他们继续吹捧国王,也谈论到那个告发刺客的功臣,他们不停地赞美他,夸奖他,即使他们并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那位功臣因为在行刑结束后当众刺杀国王,被侍卫拦截,现在早已发配到不知哪个山疙瘩里去了。

王耀离开时,身上只带了一个木盒。当他在那个小山村安定下来之后,时常有人问他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他总是没什么表情地回答道,“那里面,是我没能及时拯救的爱人。”

后续(文风突变预警):
某一天伊万国王突然与一黑衣人一同来到王耀所在地小山村登门拜访,王耀一开门就被黑衣人迎面熊抱,整个人懵得不行。
“那啥.....你是?”
“王耀啊我好想你(做的饭)!”
“阿尔弗?”王耀吓得一个激灵,“你不是已经被斩首了吗,因为执念你阴魂不散又来找我了?”
“英雄我没有死哦!”阿尔弗雷德眯着眼睛笑嘻嘻地解释道,“那只不过是一个把戏而已啦!为了造成一个我死了的假相。”
“诶!”
“我为了保你们两个特意带王耀你去清除记忆,还让阿尔弗雷德假死。”伊万在一旁解释道,“可惜代价就是我差点刺杀身亡以及国库存粮急剧减少。”
“....所以说你们两个是在一起骗我对吧。”
阿尔弗雷德点头道“是的,但也是为了保全你。”
“行吧,你们骗我的事我就不管了,再见,我要休息了。”王耀将前因后果理顺后,直接下了逐客令。
“诶!!!”
结果就是阿尔弗雷德也在小山村定居下来天天上王耀家蹭饭,而伊万安安心心地统治国家,三人时不时一起聚一聚打个架x

·高中生耀&在中秋才能出现的菊
·ooc预警
·极东无差
·非常短并且不好吃的粮

“啊啊!这次作业真的是开学以来最多的一次!难得中秋,就不能让人好好休息安安心心过节吗 !”王耀背着沉重的书包,看着天上已经探出头来的月亮,不停地嘀咕着。
“耀君,别抱怨了,完成这些作业是任务,也是对学到的知识的一个梳理。”本田菊摸了摸王耀的头发,没再说什么。
“要是我和你一样就好了,那样就不会那么累了。”言罢,他转过头来盯着自己身旁的本田菊看,“今天的月亮,好亮啊......”
“是啊,照在身上好像有点冷呢。”本田菊不解风情地回了一句,看着王耀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瞳孔里照映出自己的脸庞,悠悠地叹了口气。
“又来了,明明和我一般大,却总是会和老爷爷一样莫名其妙地叹气。”王耀移开了他的视线,这使得本田菊稍稍放松了些。
“这次......你能待多久?”本田菊怔了一下,小声说到,“足以将你送回家。”
“诶?怎么比之前的时间更短了?”明明之前还可以玩好久的.....王耀有些生气,为那越来越短的陪伴时间生气。
“因为啊......这次的月亮,依旧没有在十五圆啊。”本田菊想揉揉王耀的头发安慰一下他,自己却没有力气将手抬起来。
“我到家了....下次中秋再见吧....不过到时候一定要多呆一会儿哦!”他舍不得地看着本田菊向后退了几步,站在月亮下。
本田菊笑了,在月光下无声地对王耀诉说了着离别的话。
王耀突然后悔了,他不应该就这样那么轻易地相信本田菊的,他以为他会答应的。他只来得及看清本田菊无声的离别,他无法及时抓住本田菊的手,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本田菊消散在月光下。

“很抱歉,这次,是最后一次陪你了,我的来世就补偿给你吧,那时我们定会相见。”

注:本田菊在某一天去世,之后王耀每到中秋节都能见他一次(好像牛郎织女啊x),由于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每次本田陪王耀的时间都会缩短。

[主黑三角,应该是个糖(?)一个莫名想出来的关于为什么会成为朋友的脑洞(?)文笔渣
-非国设
-应该存在ooc]
王耀盯着手中冒着热气的茶,开口问了一句:“伊万,你为什么会想要和我成为朋友呢?”
“那是因为,耀你对我来说是温暖的阳光啊。”伊万说完,喝光了手中拿着的伏特加。
“诶,那么阿尔弗呢?他可是被人说像太阳一样温暖的人,我怎么总见你们争斗呢?”
“阿尔弗....正如别人说的,就像太阳一样,但是很炙热,不能靠太近,他的霸道会将你烫伤.....而耀你是阳光,比起太阳来说更加柔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不用去花时间想会不会有一天突然伤了自己,好好享受与你在一起度过的时光就够了。”伊万将酒瓶对着阳光,看着被照得透亮的瓶子出了神。
王耀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希望如此吧....”阳光和太阳比起来,只是一个看起来比较弱小而另一个看起来比较强大而已吧,本质不都是差不多的吗....
“嗯?耀你在说什么?”伊万回过神来,将酒瓶丢进垃圾桶,歪头问到。
王耀摇摇头,眼睛看到别处,“没什么。走吧,休息够了。”
“好。”伊万起身,余光瞧见拐角处那迎风飘动的一抹金色,没有说话。你到底听了多少呢,阿尔弗雷德?
脚步声渐渐远去,消失。阿尔弗雷德这才从拐角处走出来,站在伊万之前站立的地方,喃喃道:“太阳很炙热,也很霸道,想要照耀全世界,但总有些地方拒绝他的照射,躲着他......”而伊万,你和耀好像都在躲着我呢,与我成为朋友不好吗?

嘛,给恶友 @墨色竹语 确认过的黑塔画常异色伊双子人设
画渣请见谅,因为是画在纸上的有些模糊,别在意(不你)

[APH]2.14情人节会发生什么.1

美食组
“耀,你这是要给哥哥准备情人节的礼物吗?”弗朗西斯看着王耀在厨房进进出出,将手上的马卡龙和玫瑰往身后藏了藏。
“怎么可能,这是晚餐阿鲁!”王耀从厨房探出头,嚷了一句。
厨房里是一份用心形盘子装好的玫瑰花形状的草莓味巧克力和一份用红色盘子装好的鸢尾花形状的蓝莓巧克力。一旁是已经煎好的牛排和红酒。
“那哥哥我在餐桌上等你哦。”果然是忘记了是吗,哥哥自己记得就好了,这样也算是可以很好的达到惊喜的程度呢。
王耀从厨房里端出准备好的晚餐,当他把红酒和巧克力一起端出厨房的那一刻,灯全部熄灭了。
“这是停电了吗,弗朗。”
一点烛光燃起,指明了餐桌的方向。王耀
向光源走去,弗朗西斯正拿着一盘被摆成爱心形状的粉色马卡龙,嘴上叼着一支去了刺的玫瑰。
“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弗朗?”王耀放下餐盘,笑着看着弗朗西斯。
“窝想香呢标摆。”[我想向你表白]
王耀拿下玫瑰花,低头吸了一口,“是你的味道呢!”一只手拿起一颗巧克力,塞到弗朗西斯的嘴边,一只手拉住弗朗西斯脖子上挂着的领带,“弗朗,吃了这个,你就是我的人了阿鲁。”
弗朗西斯难得的脸红了一下,自觉地吃掉了巧克力,并且在王耀将手抽走的那一刻用舌头舔了舔王耀的指尖。
“现在,哥哥我是你的了。”永远都不会变。

菊诞

[迟诞了emmmm,2.11,菊fafa生日快乐。渣文笔轻喷]
好怀念曾经有nini......不,耀君的日子,那时候,生日当天总有长寿面吃,会被人温柔地摸头,拥抱,给予无限的关怀,即使是提一些无理取闹的要求,也会被...被同意的吧。
自从那天以后,这种待遇就永久的消失了,我,又能够以什么理由去强求。
“本田,今天是你的生日,那就勉为其难的实现你的生日愿望吧,你有什么想要的呢?”亚瑟拍了拍正在走神的本田菊。
“啊,亚瑟君,在下刚刚回忆起过去了,有点走神,抱歉。”本田菊回过神,低下头盯着脚下的路。
“既然这样,那就让你回归小时候好了。”亚瑟拿出魔法小棒棒,将本田菊变回了小时候的样子。[子菊get]
“等等,亚瑟君”本田菊来不及阻拦,就被亚瑟扛起来往王耀那里走。“你小时候的事情我大概知道,现在趁这个机会去好好的争取不就好了。”
就算是变回了曾经的样子,又能怎么样呢。
“王耀!”亚瑟喊住正在往自己家走的王耀,“那个,这个孩子就交给你了,明天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亚瑟将本田菊往王耀那里一推,就立马走了。
“什么啊,这孩子是......小,不,本田。你这是被亚瑟变成这样的吧,那个死鸦片,居然什么都没说明就走了。”王耀将本田菊抱起,这样,好像初次见面的时候。
“耀君,就今天这一天,在下,可以叫你nini吗?”反正依旧是不被允许吧。
“如果这是你的生日愿望,未免也太过分了,你知道的,我的那个弟弟,已经死了。”王耀一口否决。
“果然啊,那么,你可以给在下下碗长寿面吗,作为生日愿望。”
“就这一次吧!”王耀没有拒绝,在那碗长寿面里,混有一滴眼泪。即使回到了小时候的样子,也没有足够的信任去接受了。
本田菊默不作声的吃完了面,“抱歉,因为亚瑟君的擅作主张,给您添麻烦了。”
“你还是赶紧去休息吧,明天一切都会回到正常的。”王耀将碗筷收走,从自己的卧室里拿来一套衣服,“浴室在那里。”
“麻烦了。”
洗完澡,本田菊换好了衣服,“在下该说什么呢,耀君,你我都无法忘记曾经,不是吗。”
那件衣服,是曾经王耀亲手做的,做给曾经的自己。
本田菊躺在床上,闻着衣服上淡淡的茶香,一边哭,一边默默地笑着,这是最好的礼物吧,他还保留着曾经的一切。

味音痴未完短篇[子米时期]

“英吉利啾,英吉利啾,英吉利啾。”一声一声软糯的童音在耳边响起。这谁啊,怎么这么烦?亚瑟挠挠头,睁开眼睛。 “所以说别。。。阿尔?怎么了吗。”亚瑟支起身子,将阿尔抱到自己腿上。 “英吉利啾,我饿死了,哥哥你可以给我做东西吃吗?”阿尔抱住亚瑟的脖子,开始撒娇。希望可以吃到的东西别再是那个黒黑的点心。 “好啊,作为哥哥我给你做,真的只是这样啊。”亚瑟起身,进了厨房。 10分钟后。。。。 “阿尔,吃饭了。” 阿尔蹭蹭蹭跑到餐桌旁,“英吉利啾,为什么又是司康啊,你可以做别的东西给我吃吗?” “当然可以,作为交换你”话未说完,脸接触到一丝柔软,一个吻,伴着一点点水渍,印到了脸上。“英吉利啾,这个吻,和你交换可不可以?” “阿尔啊,女王在上,你简直就是我的小天使。” tbc. 这个很短请轻拍,文渣第一次发在老福特上。 如果有ooc,请立马提出来,好马上修改,谢谢。